5分快3:焦国标:六四之结何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党国国标-焦国标:六四之结何解-利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误杀小女孩演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发 焦国标:六四是个结,这地球人都知道。日前严家琪先生又提到此结,我产生了一个问题:这个结究竟是谁结下的? 微友:你说谁结下的?焦国标:许多人不假思索就会回答是邓小平、李鹏结下的。但我今天要往下问一句:如果说这个结是邓李结下的,那么此结存在了三十年,是谁维系的?微友:你的答案呢?焦国标:许多人会不假思索地说,是此后历届北京党国领导人维系的。但我的看法有所不同,我认为六四之结之所以维系这么久,邓李之后历届党国领导人固然有责任,六四群体也有责任。微友:这话是怎么说的?焦国标:请听我一一道来。第一,六四群体自居道义和正义制高点,每有新一届党国领导人上台,就只想趁人立足未稳,借机挤兑一下,若能把人挤沟里,自己就可以大英雄的身份光荣回乡;这个思路是不对的,甚至是邪恶的。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恶。成人之恶,只想看人倒霉,这是小人。微友:确实存在这种情况。焦国标:这意味着人家一上台你就与人交恶,把人视为对立面甚至寇仇,你说六四之结怎么可能解开?人家走到这样的高位不容易,你不跟着随喜,起码也不应该恶意以对,更不应该把此前共产党的各种“原罪”和“旧罪”归到新一届领导人身上。微友:他一登上党国领导人的高位,好像就成为“原罪”和“旧罪”的携带者,把恶意转集其身,这的确不够公平。焦国标:第二,六四群体一直认定我党执政不合法,必须我党垮台才完全称心如意。这太任性了,凭什么必须人家垮台才让你满意,让你以大英雄衣锦荣归?这三十年我党为中国做了太多的事情,为什么要垮台?微友:是的。六四一代,许多人流亡海外几十年,对中国这几十年巨大的建设成就没有尺寸之功,只有恶意相加,恶言相对,在国际社会以妖魔化北京、给北京添乱扒豁子为志业,真的很不地道,甚至很邪恶。焦国标:第三,一些六四人士,把自己青春年少那几十天热血沸腾的经历当成老本,当成资源,当成奇货可居,几十年抱着不放,站在高处下不来,殊不知六四是一桩国家级灾难,不是你的一张牌,不是你经营的一门生意,谁拿六四当成自己的生意,当成奇货可居,谁就是对六四的背叛!上述三种心态和逻辑,直接导致无法与北京历届党国领导人对接、对话,进而导致六四之结的长期维系,至今无解。微友:焦老师说这话是得罪人的。焦国标:我就是这么想的。我是直肠子,如果踩住谁了,只能请各位原谅了。微友:那么六四之结怎么解,你有思考吗?焦国标:有所思考。我提供如下几点建议:第一,把北京当北京,把中国大使馆当大使馆,而不是只当成一个示威抗议令其出丑之地,严肃认真低调正式地与之接触、交涉,不要把自己当领袖或未来的领袖,就当成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或华人,与他们对话,要他们在现有的渠道和规矩内解决你们的问题。第二,类似天安门母亲提出的解决六四问题三原则——真相,抚恤和惩凶,放弃俩,保留一个就可以了。真相,交给历史,冀望后世的研究者,不要让政府给你真相,政府给你的真相不是真相。惩凶,这一条也要放弃,皇太极、忽必烈入主中国,比六四死人多太多了,惩谁了?所谓历史公平,比较虚幻。政府能安慰、抚恤受难者即可。第三,如果你想把现任党国领导人挤沟里,把共产党弄垮台,然后自己衣锦荣归,取而代之,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,那就是你并不想解六四之结。你这种解结思路是零和思路,与当局一些人的六四问题不用急,等六四一代人都死完,就自然而然解决了的思路同样糟糕。微友:你这思路很有道理,但不可行,因为不合中国人的处事习惯和文化。焦国标:我只想开启一下大家的思路。六四群体有些人几十年一直活在洞穴里,只听见自己同类的回声。如此则六四之结恐怕只能如官方某些谋士所预谋的,等他们都老了死了,六四之结就自然而然解开了。 2018年11月5日星期一北京 [本网来稿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代理商举报酒鬼酒